原标题:在洞庭湖,有人靠渔网,有人靠互联网为生

原标题:在洞庭湖,有人靠渔网,有人靠互联网为生

2017年7月,农历六月廿六,距离一年中最热的大暑还有三天。

清晨6时,洞庭湖东畔,岳阳楼前飘尾镇,码头喧嚣,舟楫往来,52岁的渔民龙开元和20岁的渔船驾驶员朱伟就这么开启了自己平凡的一天。

洞庭湖古称“云梦泽”,为中国第二大淡水湖,又因范仲淹千古名著《岳阳楼记》,“洞庭天下水,岳阳天下楼”的美誉名扬天下。

自少时跟着父亲起,1966年出生的龙开元已在这个湖里生活了40多年,昔日的青葱少年,如今已儿孙绕膝。

儿子和儿媳妇在村里造了新房,让他上岸,可他更愿意和老兄弟们一块。即便是禁湖期间,他也待在“连家渔船”上,让老伴炒一份河虾,烧一盆紫苏黄骨鱼,再来半碗花生米,和老兄弟张泽红喝上几杯,“守着湖,安心”——当地人把这样吃住一体的生活用船叫做“连家渔船”,很是形象。

这个长得有点神似由香港艺人高雄扮演的霍元甲的捕鱼人一边抽着“白沙”,一边说:一张网,一辈子,习惯喽。

按照平素的习惯,龙开云一周会上岸一次,去小镇集市采购些油盐酱醋,买些青菜、猪肉和酒水,肩扛手提着回船。鱼虾自然不用买,随手一网,捞上来便是。

今天他又上岸,不过不是买东西,而是取货。

儿子看他年纪大了,在淘宝上给他买了辆自行车,说方便他以后下船回家吃饭。农村淘宝一大早把自行车送到码头,龙开云接到电话,便兴冲冲地去取货。

“永久牌,老牌子,498块,还可以折叠……儿子买的肯定好喽。”一边和岸边的乡亲打着招呼,龙开云一边赶紧扛上自行车上船。

每天收网前都会有一段空暇时间,龙开云会和兄弟们打上2个小时的“跑得快”(岳阳当地的一种扑克玩法),拉拉家常。

“以前我也不知道什么网,我一辈子就知道渔网,你和我说什么淘宝网、互联网,不晓得。”龙开云笑着说,“儿子、儿媳妇他们知道,就教我用淘宝,还给我买东西。喏,我身上的衣服就是儿媳妇在网上买的。”

“淘宝网好是好啊,我就是一个问题没搞明白,我的鱼干能不能在网上卖出去?”龙开云看着热浪翻滚的洞庭湖说。

张泽红顺口接道:“淘宝上(实为盒马)连美国帝王蟹都能卖,鱼干肯定可以啊。”

20岁的朱伟是个叛逆青年。

只有小学6年级文化的他已经决定不接手父亲朱宏的职业——捕鱼。“我爷爷捕鱼,我爹捕鱼,到我肯定不干了。”他说,捕鱼太苦了。

他现在的工作是在一家渔船餐厅当驾驶员。只要中午和晚饭上班,不用风吹日晒,每个月赚两三千块钱,“我最远去过广州,但是什么都不会,只好回来了。”

和无数小城青年一样,渔船驾驶员朱伟也热衷于看直播、上淘宝,唯一有区别的一点就是,他的那只400块钱的破手机,只有2G功能,如果在洞庭湖中间,根本上不了网,即便打电话,信号都时断时续。

虽然孩子不听话,朱宏还是没办法,9月13日是儿子朱伟20周岁的生日,老朱在淘宝上买了一只小米手机——他每年在洞庭湖打鱼可以赚到7-10万块钱,收入比儿子高很多。

一大早,菜鸟物流把手机送到码头,老朱靠岸取了货,把手机扔给儿子,自顾自做入湖打鱼的准备去了。

朱伟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裹,换上手机卡:“终于有4G了!”

他熟练地点开各种软件,试了一遍,然后给一帮朋友发了短信,约下午打牌。

当然,他也有他自己的梦想。洞庭湖大小有近万条船,如果所有人的淘宝快递他承包下来,“我就可以做洞庭湖里的菜鸟物流,给每条船送货!”

在洞庭湖,有人靠渔网,有人靠互联网——“网”在水中央,也许龙开云和朱伟的梦并不远。

本文来自生意经,创业家系授权发布,略经编辑修改,版权归作者所有,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。[ 下载创业家APP,读懂中国赚钱的7000种生意 ]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88655079_117373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